这一天,伯明翰大学医院的亨利·贝德森教授死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他的离世仅仅是一系列死亡的开始……


那天他被发现在自家的花园里时,就已经不行了。送到医院抢救了几天后,人还是没了。


“我很抱歉,辜负了所有人对我以及我工作的信任。”


这是他留在这世上的最后一句话。


此时,夏天的余热还没有完全从9月的伯明翰褪去,但因为一位大学教授的暴毙,恐惧所带来的阴冷渐渐笼罩了当地……

接二连三的死亡


白布缓缓盖过珍妮特·帕克头顶。


5 天前,在她楼下的工作狂贝德森教授刚刚去世。


在这之前,帕克夫人的父亲本来身体硬朗,但突然因心脏病离世。


解剖摄影师帕克夫人常常工作到夜里很晚,每次走的时候都会看到楼下实验室里还有人在忙碌,那个人就是贝德森。

北京大学深圳医院:隔离期间开窗吸口烟,竟导致17人感染 第0张

两人偶尔在楼道里遇见,会点头打招呼,但也就仅此而已了,帕克夫人不是很喜欢贝德森不修边幅的样子,特别是前几天,刚上班的她见到贝德森从实验室走了出来,眼睛里布满血丝,萎靡的神情像是在告诉所有人,他又在实验室里通宵了。


帕克夫人皱了皱眉,不易察觉的用手煽动鼻子周围的空气,通宵过后的贝德森身上味道不是很好闻。

她再也没能从病床上站起来


1978年8月11日一早,帕克夫人醒来感觉自己脑袋里跟炸裂了一样,她有些迷惑,于是想站直身子深吸一口气清醒清醒,没想到这一口气吸入肺里,后背像是撕裂一样,每一块肌肉都在剧痛。


她倒在地上,四肢像是被抽干力气,每一次呼吸,肺部起伏都连带着背部一阵剧痛,她怀疑自己得了重感冒了。


房间内,帕克夫人只能听到自己呼吸时,空气艰难穿过缝隙才会发出的尖锐声。还有耳膜接受到胸腔内心脏跳动声,她的心脏跳得格外用力而迅速。


帕克夫人想喊人来帮忙,但空气从她的嘴和鼻子流入,却被肺泡内没来得及吐出的气的挡了回去。


好在接下来两天是周末,在家充足休息之后,帕克夫人感到身体好了一些,就出门散了散步,顺便拜访下邻居。


5天后,帕克夫人身上开始出现皮疹,在医院一番检查后医生说:她只是患了水痘而已。听完医生的诊断,帕克夫人心情放松下些许,可接下来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她再也没能从病床上站起来……

他释放了恶魔


这天,一份病人身体上的囊泡液体样本送到了伯明翰大学的医学微生物系,系主任贝德森教授亲自对样本做了仔细的病毒学检查。


起初,他对于这份样本并不在意,因为他一直致力于研究一种病毒,但出于职业操守,对于这份样本的保管和实验还是按照标准执行。他想尽快在分析完这份样本之后再投身到之前的工作中,因为他知道自己所剩的时间不多了……


在电子显微镜中,贝德森教授观察了一会送来的样本,冷汗顺着额头流了下来,他的衬衫也被冷汗打湿,冷不丁地,他打起了一个寒颤,不知是因为汗水的缘故还是因为心中的恐惧。

北京大学深圳医院:隔离期间开窗吸口烟,竟导致17人感染 第1张


令他直冒冷汗的小东西,是一种砖状颗粒。贝德森教授很清楚他看到的是什么,因为他自己就和这些魔鬼般的小颗粒打了半辈子交道。


让他感到恐惧的是,在伯明翰地区,这种病毒只保存在他的实验室内,即使在全英国境内,也已经有 5 年没有出现过这种病例。而最近,正是他全力研究这种病毒的时期,WHO只允许他保存这种病毒到这一年的年底。

地球上最后一个感染者


接连用了两天抗生素的药,帕克夫人的身体一直没什么好转,反而愈发虚弱到难以维持站立,更加令人忧心的是,在她的脸上、四肢和躯干上开始长起了水疱和斑点,这显然已经不是普通的感冒症状。


与此同时,贝德森教授向英国卫生部门报告:囊泡液体样本分析显示,感染者染上的正是令每个人到感到恐惧,却又不敢相信的恶性传染病——天花。


而这个感染者,正是帕克夫人。


9月6日,帕克夫人身上的脓疱已经融合溃烂,她已经因为天花病毒而失明,正当她还躺在病床上呻吟着痛苦,被天花折磨得不成人形时,在她楼下工作的实验室负责人贝德森教授在自家花园中自杀。


9月11日,帕克夫人病逝。

北京大学深圳医院:隔离期间开窗吸口烟,竟导致17人感染 第2张

随着帕克夫人的病逝,天花病毒到底是怎么泄露的成了舆论关注的焦点。英国政府也专门成立了调查组,对此次事件进行彻底调查。在最终形成的报告中,第38页给出的结论是:


1.根据实验室的病毒使用记录、帕克夫人发病时间、病毒类型,以及她发病前后的活动轨迹。基本可以明确帕克夫人感染的天花病毒来自实验室。

北京大学深圳医院:隔离期间开窗吸口烟,竟导致17人感染 第3张

2.但实验室的天花病毒是如何泄露的,通过什么途径传播给帕克夫人,却依然是一个谜。调查组给出了几种可能:



a) 空气传播:最可能的途径是通过电话室的通风口,它就在外部动物痘室的通风口上方,与病毒实验室相距2.4米,而这个电话室只有帕克夫人一人使用,她每天都会使用数次。不过,有一些国际公认的天花研究专家作证表示,天花病毒通过空气传播几乎是不可能的。


b) 接触传播:可能是微生物系的某人在拜访帕克夫人时,手或衣服上有外部动物痘室带出来的病毒,但缺少证据。



我们至今依然不知道,实验室中的天花病毒到底是如何诡异的进入帕克夫人体内,我们只知道,这一定是一个极其微小概率的事件,但它真实的发生了。



天花,古老不息的疾病


天花是最古老也是死亡率最高的瘟疫之一,人类有记载的与天花斗争的历史就有 3000 年之久。早在古埃及,公元前 1156年去世的埃及法老拉美西斯五世的木乃伊上就有被疑为是天花皮疹的迹象。

北京大学深圳医院:隔离期间开窗吸口烟,竟导致17人感染 第4张

天花具有传染性强、致死率高的特点,重型天花病死率约为25.5%。几千年的时间里,夺走了约 5 亿人的生命。


天花的传染性到底有多强?




1970年,一个年轻的德国人去巴基斯坦旅游后染上了天花,他被放在医院隔离区。有一天他实在忍不住自己的烟瘾,偷偷打开窗户抽了根烟,结果就感染了17个人,其中包括两个楼层以外的人。 




天花的传染性到底有多可怕?




人一旦感染上天花,除依靠自身免疫力和缓解症状的药物之外,没有方法可以根治。




新中国成立初期,天花仍旧是我国死亡率最高的急性传染病之一


在严密的组织和新中国医护人员的努力奋斗之下,中国的牛痘疫苗接种率高达90%以上,至1954年全国大、中城市再未有天花流行。


我国最后一例天花患者是云南省西蒙县的粮管所拉祜族员工胡小发。


1959年12月缅甸斑岳寨天花流行,该寨一9岁女孩感染,在出疹期到我国景坎公社傣革拉寨舅舅家探亲。将天花病毒带入中国,最终感染上胡小发。


1961年6月,胡小发痊愈出院。后经世界卫生组织检查证实,我国从那时起消灭了天花。天花肆虐夺取无数国人生命的现象也逐渐成为历史。


在和天花病毒屡战屡败的几千年后,这个肆虐人间的魔鬼终于被人类所消灭,不过到目前为止,它也是人类消灭的唯一的一种传染病。


现存大多数呼吸道传染病,传播起来就像是天花一样诡谲、迅速又凶猛。


新冠病毒也是如此!


北京、大连、乌鲁木齐、云南、青岛、上海、安徽……全国各地,新冠病毒灭了又起。


疫情就像打不死的蟑螂,时不时就小小地反弹一下。


所以,在全球疫情没有得到有效控制前,依然要保持疫情防控措施常态化。常通风、戴口罩、勤洗手、保持社交距离,仍然很重要。

北京大学深圳医院:隔离期间开窗吸口烟,竟导致17人感染 第5张


在常态化防控背景下,口罩相当于普通人的“标配”,公众应随时准备口罩,在人员密集的地方、通风不够好的地方,都要坚持戴口罩。


如有中高风险地区旅居史,或者有发热咳嗽等症状,一定要告知医生,到医院发热门诊就诊。因为,病毒的诡异,你永远想不到!







为你推荐

需求提交

  • 您需要的服务模块(可多选)

  • 您的信息仅用于国康需求提交,将严格被保护,
    国康承诺不泄露信息给任何第三方。

2020

11/10

分享

国康健康管理,汇聚全球名医

© 2005-2020 国康私人医生健康管理集团.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3080796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