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医大师刘尚志
在中国贵阳,有这么一位#国医大师# ,他被人称作“传统中医”,但他又不传统,他能从很多传统东西中悟出很多道理,是个即传统,又不“传统”的人。他能够从很多传统的东西中悟出中医的道理来。有很多病人,在刘尚义门诊的时候都会来找他,因为在他们的眼中,找刘尚义看病好得快。国医大师
2020-08-29
0
1

国医大师刘尚志 第0张

在中国贵阳,有这么一位#国医大师# ,他被人称作“传统中医”,但他又不传统,他能从很多传统东西中悟出很多道理,是个即传统,又不“传统”的人。他能够从很多传统的东西中悟出中医的道理来。有很多病人,在刘尚义门诊的时候都会来找他,因为在他们的眼中,找刘尚义看病好得快。

国医大师刘尚志简介:

刘尚义,男,主任医师,国家级名老中医,第四批全国名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继承工作指导老师,国家医疗保险咨询专家,国家特殊津贴获得者,曾赴俄罗斯、韩国、奥地利讲学并治疗疾病,饮誉而归。

国医大师刘尚志擅长:

刘尚义从事教授、教学工作40余年,有丰富的临床医疗和教学经验,在中医杂症肾症、脾胃症、心血管疾病、外疡疾患等的诊治上,取得了显著疗效,学术成就瞩目。

国医大师刘尚志故事:

“传统中医”古法治好垂危儿童

1966年,刚走出校门的刘尚义来到了一个贫困农村——金沙县。这里由于缺乏医生、缺少药物,很多重病病人都失去了生命。

一天,一位农民抱着自己生命垂危的孩子找刘尚义治病,经过诊断后发现是中毒性肺炎,这是小儿肺炎中较为严重的一种,需要多种药物进行治疗,可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这里药物匮乏,很难治疗小孩。刘尚义思考着是否有其他途径时,他想到了自己曾看过《幼科金镜录》,里面记载了一种叫“烧灯火”的治疗方法,于是刘尚义就把这个方法用到这个孩子上。

刘尚义到诊室去,用捆书的麻绳弄了半截,在煤油灯里沾了一下,就在火上烧,烧后吹熄了出现火籽,便在小孩的人中穴及地仓、承浆穴夹了一下,燎一下。接着按照古中医的方法在肚脐眼的地方按照顺时针烧了九下,接着烧了两个劳宫穴,最后是两个涌泉穴,烧完后对农民说你背小孩回去吧。

当时刘尚义自己心里也没有数,毕竟没有尝试过这种古法的治疗,不知道效果如何,而且也严重缺少药物,这种办法只能说是死马当活马医的方法了。

半天后,农民背着小孩回来了,刘尚义吃了一惊,想着坏了,可能小孩死了,找自己理论来着。但农民一进门,满脸喜悦的和刘尚义说,刘大夫,这孩儿回阳了,在吃奶了。至此,刘尚义发现中医古法并不能全盘否定,这种演化数千年的治疗方法,可能是最简单,也是治病最有效的方法。

治疗肿瘤有绝招

肿瘤治疗是世界医学界的一大难题,提到肿瘤几乎人人谈虎色变。但是大山里出来的刘尚义有着山里人的坚韧品格,他认准的事情,一定要办成。对于肿瘤治疗,刘尚义费心研究。多年后,刘尚义在这一领域有了独到的治疗方式。他将葛氏疡科对“九子疡”的治疗理念融会贯通,推陈出新,大胆运用于肿瘤诊治,“引疡入瘤”,形成了“疡理诊瘤、疡法治瘤、疡药疗瘤”的学术思想,取得了良好的临床疗效。

刘尚义认为肿瘤的病因有虚、痰、瘀、毒、郁,提出“平衡阴阳,损有余,补不足,内外修治”的治疗原则。根据不同疾病周期,他提出不同的针对治疗措施。比如,在疾病早期时,应“结者散之”,以祛邪为主,扶正为辅;疾病中期应“坚者削之”,扶正祛邪并重;疾病晚期应扶正为主,祛邪为辅。

对手术后未放化疗者,应该注重调补。以扶正固本治疗为主,宜用补脾肾,养气血之品。手术放化疗后“阴虚于内,阳显于外”,应益气养阴,滋补肝肾,调和脾胃,以减轻放化疗毒副作用对机体的损伤,达到减毒增效的目的。对无法手术及放化疗者,宜用活血化瘀、软坚散结、扶正固本之品,改善症状,减轻疼痛,提高生存质量,延长生存期。

一名乳腺癌的患者术后复发,患处皮肤溃烂成瘘,脓流不止,久不收口,多方治疗无效。最后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找到了刘尚义。刘尚义仔细问诊,看到那位患者的皮肤已经溃烂,癌肿复发破溃,癌肿分泌物向外流出。癌毒外溃,乃邪有出路。刘尚义大胆决定,采用从疡科托里排毒之法,用固垒膏配合透脓散治之,脓尽而口收。最后,刘尚义认为应以益气养阴润燥和清热解毒散结等法修复皮肤黏膜,从而减毒增效。那位患者的病情得到明显改善,生存期延长。

有一吴姓中年男性患者2004年患直肠癌,术后放化疗后一直请刘尚义教授诊治,施以蟾灵膏加减,患者至今仍健在,生活如常。

刘尚义创造性地提出的“引疡入瘤”“从膜论治”的诊疗思想,丰富了中医的学术内容。此外,刘尚义还精于膏方,认为膏方不仅是单纯的调养之佳品,更是祛病之良药,倡导“膏方时进,防病抗癌”。他潜心研制的蟾灵膏、固垒膏、龙膏、凤膏、温阳化癥膏、化瘀解凝膏、蟾麝胶囊等制剂,施之临床,疗效显著。


淡泊名利的杂家

刘尚义有一个爱好,坚持几十年而不改,那就是多方收集程杏轩、王孟英、张聿青等古今名家医案,揣摩领悟,力图在辨证施治上承接古人遗绪。他时常跑到旧书摊去淘宝,寻找旧版本医书。

由于搜集的资料多而杂,全而精,刘尚义先后承担了《中国医学史》《中医各家学说》《中医基础理论》等课程教学,对中医理论体系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和认识。

数十年的研习使他对中医有着深刻的感悟,他认为:“中医是科学,指导用哲学,表述靠文学,辨证论治有美学,全过程充满社会学。”其著多,其论丰,主编的《南方医话》于临证教义颇深,声名远播。

刘尚义有深厚的国学底蕴,熟读唐诗宋词、元曲杂剧,喜爱篆刻、国画、武术,擅书法,且作品自成一家,浑然大气。将传统文化融入医学研究,“神会于病、因心而得”,审证把脉间信手拈来。常笑谈“始于戒律,精于定慧,证于心源,妙于了悟”的治学理念。他常教导弟子:“学习中医,既要精通岐黄,更要博览群书,功夫在书外。”

2007年刘尚义在全国优秀人才研修班上讲述中医与易经、京剧、国画、书法、音乐等国学在哲学思维上的共通性,学员无不佩服。

刘尚义教授说:“我是知足、知不足、不知足。知足是能为病人提供较为满意的服务,病人喜欢我;知不足是还不能完全满足一些疑难病的诊治需求;不知足是还有很多新知识需要学习,还有许多医学难题需要去攻克。”这就是老百姓爱戴、医林口碑极佳的刘尚义。其藏印“仲景门徒”“心血为炉、熔铸古今”“超然自得”“三指有鬼”,印如人生,人生如印,在他身上,既有儒家的济世情怀,又具佛家的慈悲之心,兼备道家的淡泊自守。自撰条幅“医为何物,救死扶伤,德在哪里?菩萨心肠”。在数十年的行医生涯中,他始终超然物外,怡然自得,用一颗平常心来诠释其平静的人生。

刘尚义获得国医大师,但他却说“不管有没有,我都当不起大师名头。”在他心中,医圣张仲景才是真正的国医大师,“至于我,还是叫郎中吧。”

评论



产品订购咨询

  • 客户服务热线
  • 400-678-8511
  • 7*24小时
  • 在线咨询

企业邮箱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