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我想扶母亲去洗手间,但被她拒绝了
这一切要从5年前说起。2014年,多事之秋。83岁的母亲先后得了阿尔兹海默症和帕金森症,原本就已佝偻的身躯仿佛在一瞬间倒塌,身体每况愈下,行动渐渐不便,直至失去自理能力。这期间发生的一件事对我影响很大。那天下午,我和母亲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父亲在厨房为她做吃的。余光中我
2020-08-29
0
0

那天,我想扶母亲去洗手间,但被她拒绝了 第0张

这一切要从5年前说起。

2014年,多事之秋。

83岁的母亲先后得了阿尔兹海默症和帕金森症,原本就已佝偻的身躯仿佛在一瞬间倒塌,身体每况愈下,行动渐渐不便,直至失去自理能力。

这期间发生的一件事对我影响很大。

那天下午,我和母亲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父亲在厨房为她做吃的。余光中我看见母亲不时的将头扭向厨房。似乎有话想说,但回过头发现我看着她后,她又像孩子一样低下了头,打消了想说话的念头,

我走了过去。

“您怎么了,是要找我爸吗?”

母亲缓缓的点了点头。

“您有什么事情跟我说就好,爸在厨房给您做吃的”

母亲没有再说话,就那么静静地呆坐着。

我走到厨房问了父亲,父亲说你妈可能想去厕所,我这才恍然明白过来。

返回到母亲身边,手指了指洗手间的位置,示意要扶她过去,母亲坐着一动不动,无声的拒绝了我。

那天,我想扶母亲去洗手间,但被她拒绝了 第1张

母亲在生病前,虽然话已经不多,但是生活的也算坦然,不管遇到什么事,都是一副和善的面容。而生病后,脸上似乎添了许多焦虑与不安。

那天的事情,让我突然意识到,原来母亲在不能自理后,使她产生了自卑和厌己的心理。

她的眼神仍有坚韧,而坚韧的背后还有那不易被人察觉的,是她对自己的责备和不满。

我当然知道,她的坚韧是刻意表现给我看的,她想告诉我,她还很好,她不愿给子女添麻烦,不愿像个没用的“物件”一样毫无存在的意义。

我也当然知道,她的这种表现幼稚的像个孩子,没人会相信她还很好,除了她自己。

那天,我想扶母亲去洗手间,但被她拒绝了 第2张

我的父母是离休干部,一辈子艰苦朴素,勤俭节约,从不为自己和子女的事麻烦过任何人,以至于我在10年前要请个保姆照顾他们老两口,也遭到了他们坚决反对。

一直以来,老两口都是独自生活,彼此依靠。母亲生病后,日常饮食起居全部由父亲照顾着。

我由于工作关系,偶尔会回去看望下,每次离开时都叮嘱父亲,有任何事记得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我,然而,基本上是接不到他电话的。

也就从那天扶母亲去洗手间被拒绝后,我开始强制为自己定个目标,每半个月都要回去看望下老两口,母亲节、父亲节必须全天陪伴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2016年,母亲病情加重,父亲也已无精力和能力再对其悉心照顾。我知道,到了这个年龄的老人,再加上母亲的病症,普通的保姆已经无法满足看护需求。具备专业医疗知识和处理紧急突发情况能力的才是首选。

通过朋友介绍,我了解到国康健康管理,其核心服务“VIP医养管家服务”刚好能满足我父母的诉求。抱着试试的心态购买了此服务,此后由他们全权负责我父母的医疗保健需求。

从2016年起,医养管家刘小姐和全科医生王医生,每个月来家里巡诊2次。记录、跟踪母亲的病况,指导用药和保健,日常也会耐心的陪老两口聊天解闷。每次巡诊结束,都会向我汇报父母的情况,2年时间从未间断。

在他们的专业指导下,母亲的病情得到了很好的控制。医养管家刘小姐的到来,着实为我分担了不少的精力和时间。

那天,我想扶母亲去洗手间,但被她拒绝了 第3张

然而,最不愿事情还是发生了。

2018年2月17日,大年初二,浓浓的年味正当时。

我早早起床收拾客厅,然后为父母做早餐。8:20,父亲急切的把我叫到了他们的卧室,母亲呼吸急促,咳嗽不止,身体烫的厉害,体温计显示39.2度。

我第一时间打给了医养管家刘小姐,把母亲当时的症状告诉她,她话不多说,让我立刻把母亲送往浙江医院,她也立刻赶去医院等我们。

到了医院后刘小姐全程引领,先到急诊为母亲做了退热处理,然后带着母亲做了血常规,肺部CT平扫,初步诊断结果为肺部感染,鉴于老人年龄较大,医院建议住院治疗、进一步观察。

一个87岁的老人,我不知道她的身体和心里还能否承受住接下来要面临的各项检查、药物注射和医院的复杂环境。为了避免在治疗过程中出现意外和不确定性,我向医养管家刘小姐提出了几点要求:

  1. 在最好的呼吸内科接受治疗

  2. 找最权威专家诊治

  3. 得到最好的护理

  4. 住进最好的病房

当时正值春节假期,我知道这样的要求有点苛刻,但事关母亲生命,别无选择。

刘小姐当时并没有给我准确的答复,她需要进一步确认能否满足我的要求。

她第一时间打给了国康总部,国康总部的工作人员紧急成立大病专案小组,对母亲进行病情评估,筛选符合要求的医疗资源。

下午5点他们给出了就诊方案:

浙江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周教授是省内呼吸内科最权威的专家,而最好的病房环境当属浙江省人民医院呼吸内科VIP病房。

经过协调,母亲住进浙江省人民医院,由人民医院呼吸内科穆主任管床,每天汇报病情进展,周教授则远程指导治疗,这是当时能给到就诊方案的最优解。

第二天,在国康的协调下母亲顺利住进浙江省人民医院呼吸内科VIP病房。治疗前期,国康还特别邀请到省内几家医院的6位精神科、呼吸内科的医生,与周英教授联合会诊,最终敲定了治疗方案。按照此方案,母亲的病情逐渐稳定,并一天天好转起来,3个月后,母亲康复出院。

那天,我想扶母亲去洗手间,但被她拒绝了 第4张

我们都知道,阿尔兹海默症和帕金森症排在“老年杀手”的前列,虽然母亲出院了,但是这两种病仍然侵蚀着母亲的意识和身体、她将在未来某一天忘记自己的亲人是谁,忘记自己是谁,然后在混沌的世界里结束自己的一生。

现在,我时常会想起那天坐在母亲对面,看着她不时迟缓的转头看向厨房,发现我注意到她这个举动后,又像个孩子一样低下头。

我说她眼神中的坚韧是刻意表现给我看的,说她因生活无法自理而产生自卑,其实我都错了。不想给子女添麻烦是真的,不想让子女看到她狼狈的一面是真的,但是她的坚韧绝对不是在刻意表现给我看,更不会有自卑心理,她只是在努力的想证明着自己,她是我的母亲,是那个一辈子都应该站在我前面,为我遮挡的人。

这个母亲节,我已经准备好了,你们呢?

那天,我想扶母亲去洗手间,但被她拒绝了 第5张

评论



产品订购咨询

  • 客户服务热线
  • 400-678-8511
  • 7*24小时
  • 在线咨询

企业邮箱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