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年迈的父亲,年轻时都开过挂吧
脑海中,时常还是萦绕起父亲老说的一句话:“我都走遍了大半个中国,什么风雨没遇到过,这点事不算个事”。父亲曾是一名职业司机,一年到头大部分时间是在路途中度过的。我对父亲的印象比较模糊,因为从小到大很少见到他,更别提相处的机会了。父爱对我来说是缥缈的,也是奢侈的。但有一件事
2020-08-29
0
0

脑海中,时常还是萦绕起父亲老说的一句话:“我都走遍了大半个中国,什么风雨没遇到过,这点事不算个事”。

父亲曾是一名职业司机,一年到头大部分时间是在路途中度过的。我对父亲的印象比较模糊,因为从小到大很少见到他,更别提相处的机会了。父爱对我来说是缥缈的,也是奢侈的。

但有一件事令我印象最为深刻。

父亲每次出车到一个地方,都会寄一张当地的明信片给我,上面有河、有山、有不同的风景,每张明信片上似乎都有父亲的影子。

思念像是无形的线,无论父亲去到哪里,始终不断我与他之间的联系。久而久之,我已把那些江河山川看成了父亲,若现若离,伟岸而遥远。

他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父亲今年65岁,开着车走完了大半辈子,正如他所说,他这大半辈子确实遇到过很多风雨。光我知道的就有过2次死里逃生的经历,我想一定是经历过生死的人才有勇气说出那番话。

94年,父亲出车运送货物,从晚上8点开始装车,一直装到第二天凌晨4点钟,仓促地吃点了东西就出发了,一夜没合眼。

早上六七点钟,父亲开始瞌睡,在行至一座县城时车撞倒了路左边的电线杆上,车头中间被撞凹,由于受到强烈冲击,父亲的脸、手、胳膊血痕累累,幸好未伤及筋骨。

每个年迈的父亲,年轻时都开过挂吧 第0张

父亲没有去医院,而是到当地的小诊所擦了些碘酒就完事了。在家休息了半个多月,头几天最疼,根本无法入睡。母亲让他去医院再处理下伤口,他楞是忍着没去,生生的扛了过来。伤口一天天愈合、结疤、退疤。到如今父亲的手、胳膊上都还残留着疤痕。

这次事故后,母亲成晚的睡不安觉,她劝父亲不要跑长途了,太危险。父亲说:“还能有什么比跑长途赚钱多?再说,长期开车的人哪有不遇到点意外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嘛。”

02年,我考上了大学,母亲给父亲去了电话,从母亲的表情中都可以想象到父亲的心情。他说一定会赶在我去学校报到前赶回来。

临报到前两天,父亲开始动身连夜往回赶,为了节省时间他抄了小路,在一个村庄为躲突然出现的赶羊人,车撞到了一户人家的院墙,右侧灯罩破裂,保险杠变形,所幸人无大碍。父亲把全身547块钱都交了出去,但是村民还是不放父亲离开。

后来在警察的调解下,父亲才得以继续赶路。母亲在家等他回来,我独自前往学校。

父亲回到家后,母亲打算和他一起再去学校看看我,可父亲死活不干。他说要赶紧把车修好,赶着出车。

每个年迈的父亲,年轻时都开过挂吧 第1张

我不知道,对他来说什么事才是大事

生活中像感冒发烧、擦伤撞伤这种小病小患,在父亲看来根本不算是病。

他总说这是小事,喝点热水,出出汗、休息几天就好了。小时候我一直都挺好奇,为什么父亲的感冒发烧自己会好,而我却要打针扎屁股。

去年11月份,父亲感染风寒后仍旧生抗着,病情没见好转反而越来越重。体温持续升高,伴有剧烈咳嗽,甚至出现了气急、气促症状,母亲几次劝他去医院都被他敷衍搪塞。母亲打电话给我,希望我能帮着劝导下父亲。

每个年迈的父亲,年轻时都开过挂吧 第2张

父亲就是这样一个自认命硬过石头的人,我知道我的劝说也不会改变他的决定。

挂掉电话,我立刻打电话给国康刘主任说明了父亲发病过程和症状。刘主任建议必须尽快就医,父亲已经延误了治疗,很可能已经引发了肺炎,再拖下去恐怕会有危险。

我给刘主任说了父亲的脾气,刘主任表示:Y总,你不用着急,就医的事我来处理就好。

最终,父亲是被国康医养管家小王护送到医院的,而在去医院之前,相关的检查已经预约好。

每个年迈的父亲,年轻时都开过挂吧 第3张

检查结果印证了刘主任的担心,白细胞、c蛋白升高,胸部CT显示父亲有重症肺炎。更糟糕的是父亲还出现了心衰,情况很危急,需要立马办理住院手续。

常年来,父亲的生扛给其身体造成了持续性伤害。这次检查,还查出了他患有慢性阻塞性肺病。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更别提我和母亲了。

由于病情持续加重,为免出现意外,父亲要转院至更权威的省人民医院呼吸科接受治疗。情况非常紧急,幸而在国康医养管家的协调下,省人民医院呼吸科罗主任同意收治父亲。

第二天就安排了转院手续。入院后,罗主任立即就为父亲做了紧急救治,然后安排内心科的专家会诊,诊治父亲心衰问题。

在医院休养观察的那几天,父亲一直叫嚷着出院,说烧退了,也不咳了,身体本就没什么无大碍,不想给医院添麻烦。每次听他说这样的话我都很生气,气到不想说话。

心里有情,嘴上无话

山川仍旧葱郁,江河仍旧绚丽。

只是曾经那个伟岸的父亲老了,老到连他最擅长应付的感冒也无从应付。

相信很多人会遇到这种情况,老人为了不给子女添麻烦,有病不说、不看,不是生抗就是乱吃药。子女气到炸还不能对他们发脾气,正如现在我和父亲之间。

不止我的父亲,应该说我们的父辈们一生都很要强,靠隐忍、靠出卖体力支撑起整个家。苦闷声咽下,汗默默擦干。

有时候你觉得很了解他们,但其实并不是,发生的很多事情你会突然发现,你始终都没有走进过他们的内心,尤其是他们老了后更令你觉得疏远。

心里有情,嘴上无话,这大概就是中国式父子的普遍现实吧。

每个年迈的父亲,年轻时都开过挂吧 第4张

评论



产品订购咨询

  • 客户服务热线
  • 400-678-8511
  • 7*24小时
  • 在线咨询

企业邮箱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