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状腺功能亢进症是指甲状腺腺体本身产生甲状腺激素过多,引起以神经、循环、消化等系统兴奋性增高和代谢亢进为主要表现的一组临床综合征,病因包括多种,其中Graves病占80~85%。常见症状有疲乏无力、怕热多汗、皮肤潮湿、多食善饥、体重显着下降、多言好动、紧张焦虑、焦躁易怒、失眠不安、思想不集中、记忆力减退,手和眼睑震颤、心悸气短、心动过速等。患者常见血清总甲状腺素(TT4)、血清总三碘甲腺原氨酸(TT3)、血清游离甲状腺素(FT4)、游离三碘甲腺原氨酸(FT3)异常升高。近年来研究发现Graves病的发病主要与自身免疫有关,其他病变引起的甲亢在发病上各有特点或仍有不清之处。现分述如下:
  1、免疫因素
  1956年 Adams等发现长效甲状腺刺激素(LATS)作用与TSH作用相近,它是一种由B淋巴细胞产生的免疫球蛋白(IgG),是一种针对甲状腺的自身抗体,可与甲状腺亚细胞成分结合,兴奋甲状腺滤泡上皮分泌甲状腺激素而引起甲亢。甲亢患者中60%~90%LATS增多。此后又发现LATS-P物质,也是一种IgG,只兴奋人的甲状腺组织,又称为人甲状腺刺激免疫球蛋白(HTSI),甲亢患者90%以上为阳性。 甲亢发病免疫机制的直接证据有:
  在体液免疫方面:已知有多种抗甲状腺细胞成分的抗体,如针对TSH受体的甲状腺刺激性抗体(TISI),或TSH受体抗体(TRAb),它能与TSH受体或其相关组织结合,进一步激活cAMP,加强甲状腺功能,这种抗体可通过胎盘组织,引起新生儿甲亢,或甲亢治疗后不彻底,抗体持续阳性,导致甲亢复发;1、2 细胞免疫方面:证实这些抗体系由于B淋巴细胞产生。甲亢患者血中有针对甲状腺抗原的致敏T淋巴细胞存在,甲亢时淋巴细胞在植物血凝素(PHA)的激活作用下可产生LATS,PHA兴奋T淋巴细胞后再刺激B淋巴细胞,从而产生能兴奋甲状腺作用的免疫球蛋白,如TSI等,而引发甲亢。
  器官特异性自身免疫疾病都是由于抑制性T淋巴细胞(Ts)功能缺陷引起免疫调节障碍所致,因此,免疫反应是涉及T与B淋巴细胞及吞噬细胞相互作用的复杂结果。现认为主要与基因缺陷有关的抑制性T淋巴细胞功能降低有关,Ts功能缺陷可导致T细胞致敏,使B细胞产生TRAb而引起甲亢。间接证据有:
  ①甲状腺及眼球后有大量淋巴细胞及浆细胞浸润;
  ②外周血循环中淋巴细胞数增多,可伴发淋巴结、肝与脾的网状内皮组织增生;
  ③患者与其亲属同时或先后可发生其他一些自身免疫性疾病;
  ④患者及其亲属中的血液抗甲状腺抗体,TRAb及抗胃壁细胞抗体与抗心肌抗体等阳性;
  ⑤甲状腺内与血液中有IgG、IgA及IgM升高。
  Graves病的诱发始动原因目前认为系由于患者Ts细胞的免疫监护和调节功能有遗传性缺陷,当有外来精神创伤等因素时,或有感染因素时,体内免疫遭破坏,“禁株”细胞失控,产生TSI的B淋巴细胞增生,功能变异,在Ts细胞的作用下分泌大量的TSI自身抗体而致病。有精神创伤与家族史者发病较多,为诱发因素。近年来发现,白种人甲亢HLA-B8比正常人高出2倍,亚洲日本人HLA-BW35增高,国外华人HIA-BW46阳性易感性增高,B13、B40更明显,这些都引起了注意。
  2、遗传因素
  临床上发现家族性Graves病不少见,同卵双胎先后患Graves病的可达30%~60%,异卵仅为3%~9%。家族史调查除患甲亢外,还可患其他种甲状腺疾病如甲状腺功能减低等,或家族亲属中TSI阳性,这说明Graves病有家族遗传倾向。这种遗传方式可能为常染色体隐性遗传,或常染色体显性遗传,或为多基因遗传。
  3、其他发病原因
  (1)功能亢进性结节性甲状腺肿或腺瘤
  过去认为本病多不属于自身免疫性疾病,因血中未检出IgG、TSI、IATS等免疫佐证。1988年国内曾报告单结节检出血清甲状腺球蛋白抗体和微粒体抗体,阳性率为16、9%(62/383),多结节阳性率为54、7%(104/190)。这些结节中增生的甲状腺组织不受TSI调节,成为自主功能亢进性或功能亢进性甲状腺结节或腺瘤。目前甲状腺腺瘤与癌瘤发病还认为系由于肿瘤基因所致。
  (2)垂体瘤分泌TSH增加,引起垂体性甲亢,如TSH分泌瘤或肢端肥大症所伴发的甲亢。
  (3)亚急性甲状腺炎、慢性淋巴细胞性甲状腺炎、无痛性甲状腺炎等都可伴发甲亢。
  (4) 外源性碘增多引起甲亢,称为碘甲亢。如甲状腺肿病人服碘过多,服用甲状腺片或左甲状腺素钠(L-T4)过多均可引起甲亢,少数病人服用胺碘酮药物也可致甲亢。
  (5)异位内分泌肿瘤可致甲亢,如卵巢肿瘤、绒癌,消化系统肿瘤,呼吸系统肿瘤及乳腺癌等分泌类促甲状腺激素可致临床甲亢。
  (6)Albright综合征在临床上表现为多发性骨纤维结构不良,皮肤色素沉着,血中AKP升高,可伴发甲亢。
  (7)家族性高球蛋白血症(TBG)可致甲亢,本病可因家族性有遗传基因缺陷或与用药有关。
  甲亢是一种常见病,甲亢的分类又有哪些呢?
  1、甲状腺性甲亢: 甲状腺自身功能亢进,激素的合成分泌增多。
  (1)弥漫性甲状腺肿伴甲亢:又称毒性弥漫性甲状腺肿、突眼性甲状腺肿、Graves病、Basedow病等。此型在甲亢中最常见,约占90%,主要因自身免疫机制所致,患者体内常可检出甲状腺刺激激素(TSH)受体抗体(TRAb)。临床上常有高代谢征群、突眼症、甲状腺弥漫性肿大等典型症状。
  (2)多结节性甲状腺肿伴甲伴甲亢:又称毒性多结节性甲状腺肿。此型病因不明,常见于患甲状腺结节已多年的病人。中老年多见,起病缓慢,症状轻微,突眼少见。甲状腺核素显像可见甲状腺吸收核素呈轻度弥漫性增高,但有散在的结节性浓集,TSH或外源性甲状腺激素不能改变其吸碘功能。
  (3)自主性高功能性甲状腺腺瘤或结节:此型病因不明,绝大多数患者呈单发性腺瘤,偶尔也可呈多发性结节。多见于中年女性,起病缓慢,症状轻微,无突眼,以T3型甲亢较多。甲状腺核素显像可见甲状腺呈单发性“热结节”(结节处核素浓集),偶尔也可呈多发性“热结节”,而其余腺组织吸碘功能降低或消失;这种结节不接受TSH调节,故称自主性高功能性腺瘤或结节或Plummer病。
  (4)新生儿甲亢:患甲亢的孕妇所分娩的婴儿可罹患甲亢,其发生率与母亲体内的TRAb浓度密切相关。极少数患儿的母亲并无甲亢史,这可能与患儿自身的免疫失常有关。
  (5)碘源性甲亢(简称碘甲亢):由于长期过量摄碘所致。多见于地方性甲状腺肿地区,偶见于非地方性多结节性甲状腺肿地区。长期服用含碘药物如胺碘酮(乙胺碘呋酮)也是此病常见的原因。此病患者的甲状腺可能原来已有缺陷,过量摄碘只是诱因。临床上甲亢症状轻微,突眼少见,甲状腺常见结节。
  (6)原发性甲状腺癌引起甲亢:某些原发性甲状腺癌能分泌大量甲状腺素,从而导致甲亢。
  2、继发性甲亢: 各种原因导致血中TSH浓度增加,进而引起甲亢。
  (1)垂体性甲亢:由于垂体瘤分泌大量TSH所致,极其罕见。不少患者同时有高泌乳素血症或肢端肥大症。
  (2)异位TSH分泌综合征:极罕见。偶见于患绒毛膜上皮癌(简称绒癌)或葡萄胎的女性,或患睾丸绒毛癌的男性;有时支气管癌、消化道癌症也可引起,因为上述癌组织均能分泌TSH样物质,因而导致甲亢。
  3、异源性甲亢: 机体其他部位有分泌甲状腺激素的组织,而甲状腺本身无病变。
  (1)卵巢甲状腺肿所致甲亢:某些卵巢畸胎瘤以甲状腺组织为主或全部由甲状腺组织构成时,称为卵巢甲状腺肿。当卵巢甲状腺肿分泌过多激素时可引起甲亢,但极少见。严格地说此病应称为异位甲状腺激素分泌过多症。
  (2)甲状腺转移性肿瘤引起的甲亢。
  4、药物诱导的甲亢:
  (1)甲状腺素(人为性):由于服用过多甲状腺激素所致,但甲状腺本身功能无异常。
  (2)碘甲亢:见于长期服用含碘药物如胺碘酮(乙胺碘呋酮)的患者。
  5、 甲状腺炎伴甲亢:

  在亚急性甲状腺炎初期、慢性淋巴细胞性甲状腺炎(桥本甲状腺炎)、放射性碘治疗后等情况下,因甲状腺滤泡被破坏,甲状腺激素溢出至血循环中,可引起甲亢症状,但腺体功能不高,甚至可低于正常。有时也可在桥本甲状腺炎的同时伴发Graves病,称桥本甲亢(Hashimotos toxiccosis),但这种甲亢大多属暂时性的,后期可转化为甲状腺功能减退。严格说来,上述情况不能归类于甲亢症,但通常因有一过性甲亢症状而归入本症。
  上述各类甲亢中,以Graves病最为常见。




发布评论:

为你推荐

需求提交

  • 您需要的服务模块(可多选)

  • 您的信息仅用于国康需求提交,将严格被保护,
    国康承诺不泄露信息给任何第三方。

最新内容
热门标签
医养医养管家名医问答疾病问答医养问答健康问答糖尿病乙肝高血压长沙私人医生长沙名医长沙家庭医生痛风济南私人医生济南名医济南家庭医生甲亢西安私人医生西安名医西安家庭医生
客户评价

国康的模式很独特,服务质量也抓得很严,确实解决了我们高管团队很多健康问题。

腾讯创始人马化腾

未来的一切都在云端,爱和良知永远不变,国康的服务很有爱。

金蝶创始人徐少春

健康的人力资源是时代集团的重要企业资产,我们选择了国康私人医生服务为团队的健康保障,他们的健康管家非常专业贴心,高效的为我们解决了大病的治疗和预防问题,很有价值。

时代集团总裁王小兰

国康提供的专业就医、企业保健等闭环服务很有价值,大大减少了员工外出就医的时间并降低了员工患病风险,增强了员工的归属感和幸福感。

微众银行行长李南青

有了国康的服务,自已健康有了保障。现在能把更多的精力和时间投入到工作与生活中去,真是解决了很多问题!

旭辉董事长林中

有了国康,我们也像西方家庭一样,有了自己的健康守门人了。

杰克总裁阮积祥

2018

12/07

分享

国康健康管理,汇聚全球名医

© 2019 国康私人医生健康管理集团.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3080796号-2